第八章 爱美之心人各有志(1 / 2)

籍秦冷笑到:“在美貌的女子遇到刀剑,一样会变成刀下鬼地下魂。”

衣媛不以为然:“要是在刀光剑影的一刹那间,男剑客忽然爱上了女剑客,放了女剑客怎么说。”

衣媛又说:“曾经我们家饥寒交迫,我被迫上街乞讨,我在水坑中与一群乞丐抢吃的。有一个小男孩可怜我,带我去他家拿吃的。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大户人家,那环境是我这样的穷人望尘莫及的。他为了保护我学狗叫。他还说过要是我长大倾国倾城就娶我。”

籍秦忍不住笑了:“原来你想嫁人,当时他绝对是同情你,而非你的容颜,你怎么能把他的话当真呢!”

衣媛严肃的说:“我为什么不能当真,他承诺过,我十八岁就会去找她。”

这时籍秦望望衣媛,原来她是女的,而且扮成小男孩这么像。于是又哈哈大笑:“你有点像假小子。”

衣媛很是气愤:“都是因为我师傅非要教我武功,本来人家也是白漂白漂的。你要想收徒弟还是找别人去吧!我是不想在练武了。”

籍秦越发觉得这小鬼好玩:“你就不是相夫教子的命,在拜一个师傅吧!我能把你培养成武林高手。”

衣媛扭头就走说:“不要。”心想:养父母虽是死于战争,但也是他间接造成的。

而籍秦觉得这个徒弟他收定了:“小鬼,只要你在军营里,你就逃不掉的,你都那么多师傅在多一个也无妨。”

话音刚落衣媛已走远,夜空中留下籍秦,他弯曲的马尾发与星空中的弯月交相辉映。

第二天,天气风和日丽,万里晴空。一群少女拿着衣服去河边洗,你说我笑的。黄莺的歌声和牡丹的容颜都变成了陪衬。

籍秦站在远处道:“士吉射大人真是有雅兴,在军营里养这么多女子。”

这时衣媛走了过来问籍秦:“既然军营有那么多女子,那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换上女儿装。”

籍秦看了衣媛一眼:“可以,那你就做我的贴身丫鬟吧!不然你就去中行寅,和士吉射那做军技。”

衣媛不服气的说:“凭什么!”

“就凭军营突然来了个来路不明的女子,你怎么跟人解释。”

“你说的对!可是我不想当你丫鬟。”

籍秦逗她说:“难到你还有更高的目标,告诉你一个小道消息,我单身。”

衣媛也不是等闲之辈,她冰雪聪明又说:“你这么老,不是我的目标,不过我们可以谈条件。”

“你不想收徒弟吗?培养一个武林高手,我满足你的愿望。条件就是让我以女儿身出现在军营里,给我一个合理的身份。”

籍秦哈哈大笑:“一言为定。”

“四马难追。”

“但是我只承认拜你为师,但并不带表一切事听你的。”

“好,我把你安排在军医那里,你去给他当徒弟,随我来。”说完籍秦带着衣媛往剑钱的医营走。

不久他们来到一个帐篷前,籍秦进去,衣媛随后。里面站着一个性格温和的青年男子,左手医书,右手抓药。

籍秦哼了一声。那人忙行礼:“籍秦将军。”

籍秦便说:“剑钱大夫,我体恤你为我军救死扶伤,有苦有功,特地给你安排个小徒弟。以后有什么苦活累活全给她。”

衣媛一听忙问:“为什么呀!”

籍秦便在她耳边悄悄说:“你主练功,学医只是消遣。晚上记得到你昨天去的小树林练武。”说完籍秦便走了。

钱剑在营帐里翻了一下,拿出一张席子道:“小兄弟,把床铺这里。”他指了指药材后面。

衣媛见了说:“还得挂张帘子,我是女孩。”

剑钱看了看衣媛半天才说:“你长的有像男孩。我一点都没看出你是女孩。”

此话一出深深的触动了衣媛的心:我像男孩,难到赵无恤当时把我当兄弟了?还是练功后才变的像男孩的?

这时衣媛开始胡思乱想。她忽然对剑钱说:“我请一天假。之后一定好好听师傅的话。”

说完她直径跑到籍秦的军营里。几个士兵看到一把拦住衣媛:“来者何人。”

“我是籍秦将军的徒弟。”

“籍秦将军什么时候有徒弟的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一士兵答。

这时籍秦从营帐走了出来:“让她进来,她的确是我徒弟。”

衣媛走进籍秦的营帐里,里面设有宴席,生活用品摆列整齐。比普通士兵的营帐的确高档些。

衣媛开口就说:“给我找几件漂亮的女儿家衣服。”

籍秦二话没说就从箱子里拿出几件女儿家衣服。衣媛翻开看,全是合适她年纪的衣服,且件件漂亮。

衣媛奇怪问:“你怎么会有女童衣服的?莫非你有恋童情节。”衣媛捂胸。